且把晚年当“玩年”

原茅山林场工作队干部:曾泽培

        一群耆年“茅友”,秋天里玩得正欢。玩什么?走进天地,走进自然,走进自我。 

        陆纪生,最大的爱好就是养些花花草草。他在自家房子顶端空中的南北各安装了花架,种上心仪的各色花卉,老俩囗的晚年生活多了些忙碌,却也玩出了流香溢彩的乐趣。特别是国庆期间,一对斑鸠夫妻在他家花架上孵出了两只斑鸠宝宝,真是喜气连连,陸纪生和老伴开心地赏玩着,更是精心地护卫着。

        9月24日,顾葆华随着200人的庞大旅游团队,来到了江西风景胜地明月山,那悬空半山腰的青云栈道,让她邂逅了一个崭新的自己。而她目睹前方88岁的老太,依然精神抖擞向上攀援,震住了,撼动了。玩心跳,不是年轻人的专利,心是青春的,从容老去,同样精彩。

        10月13日,岳建清和同道来到新疆的喀什。这里有成片的胡杨林,有的在沙漠里,有的在水洼里。岳建清端着长枪短炮,拍他最喜欢的秋色,这已是他第四次赶往新疆拍胡杨了。年轻时总是急于求成,现在年纪大了,心态却趋于平和了,能耐着性子等着玩,只为拍出最美的景色,因为那是大自然的馈赠,是一种幸运。

        10月26日,陆桂琴报名了合唱兴趣小组,可前几天她还参加了市广电局组织的旗袍大赛。既然是玩,不必拘谨,一个兴趣爱好不算多,二到三个不嫌少,只要精力够得上,时间上能安排得过来,见异思迁又何妨?走走看看去旅游,当然是一个很棒的玩法,若短期内无法成行,吹拉弹唱、琴棋书画等也是很不错的方法。

        杨立、陆育明、孙慧娟,是群里玩美篇的能手。他们由着兴致,或典雅隽永,或活色生香,或抒意放情。虽风格有别,却有着相同的秉性:豁达、敦厚、真诚。《桥和夜歌》、《清幽近园》、《畅游得园》等美篇,是因为玩出了不一样的体验和视野,影响着、鼓舞着、感染着群友。杨立忙里忙外没得歇,又是做美篇又是搞统筹,他就喜欢带着大家抱团玩,说那氛围融融的。陆育明说,他玩美篇,主要是给自己留个回忆,哪天跑不动了,翻翻看看等于又在旅游了。孙慧娟说,她喜欢清新的野趣和清澈的空气,那最适合放飞心情。

        10月30日,吴震昶和他的大成装潢玩起了露营节。油腻了套路陈旧、模式固化的酒店、会场产品发布,换个样式,换个场景,在宜人的自然环境里,拉近与员工和客户的距离。人情味重了,生活味浓了,承受着工作压力且享受着幸福快乐!……

        一群拿得起、放得下的“茅友”,且把“晚年”当“玩年”。因为他们深知,人在固有的生活环境中,常常会陷入一种浑噩,有着跳岀羁绊的动机,才会迈开玩的脚步,而玩的路也是走岀来的。只要能让你的生活比重产生变化的,自然也会改变你的生活质量,避免脑子僵化、心灵麻木。

        大有大的玩法,小有小的玩法;钱多是钱多的玩法,钱少是钱少的玩法,就看你想不想玩?想玩,“晚年”当作“玩年”,玩的是百千磨砺,童心一枚。不管外部环境如何,懂得老年快乐的真谛,懂得调度生活的愉悦。用好玩的眼光,去看天地、自然,世界也就好玩儿了。而老年中的玩儿,多为饱含着对世事的洞见和随性的豁达,是生命庄重底色上一抺绚丽花边。

        写完这篇文章,又闻利好消息。为满足“茅友”兴趣广泛的玩法,《茅山知青》公众号编辑部陆续推出十多个兴趣小组,如合唱、摄影、棋牌、乒乓、八段锦、花卉、舞蹈……,一时引来“茅友”踊跃报名参加。如此,让人生的”晚霞”有了玩处多多的接囗。跳出迟暮的“晚年”,步入快乐的“玩年”,挺好!

本文作者(中)与《茅山知青》编辑部成员商讨有关事宜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