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欠你们一张病假条

原华兴工区“赤脚医生”:李云芳

        我是华兴工区纺工老点的“赤脚医生”,我离开茅山已经有40多年了,茅山的知青生活深深地印在了脑海中,有一件事让我难以释怀,让我愧疚……

        时光追溯到1977年年初,三九严寒,北风凛冽,大雪纷飞,天寒地冻。开挖茅东河的战斗打响了!

        我们工区知青翻山越岭来到开河工地,北风呼呼地刮着,工地上的知青们挖的挖,挑的挑,扛的扛,天空飘起了雪花,风裹着雪越下越大,暴风雪就要来临,恶劣的天气给开挖茅东河带来了很大的困难,有些知青滑跌倒了爬起来继续干,一个个满头大汗,汗水把衣服都浸湿了,还是你追我赶,干得热火朝天!

        可谁能想到,就是这些男知青中,有许多人由于条件有限,没地方洗澡身上感染了疥疮,汗水一泡脓包破溃,真难想像,连路都不能走的他们,是承受着多大的痛苦在开河工地上来回奔波啊!我没有办法能帮助他们!作为赤脚医生的我深深地内疚!

        有的女知青,体质较弱,白天出汗内衣湿透,收工后寒风一吹感冒了。作业组长赵惠玲就是其中一个,白天还坚持带领小组知青奋战在工地上,到了晚上咳嗽非常厉害不能入睡。整夜整夜咳嗽,嗓子都咳哑了,铁打身躯的也受不了啊!

        我是工区的“赤脚医生”,他们的伤痛我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。现在每每想起来那情景,心里不是滋味,按病情完全可以开张病假,让他们稍作休息稍作调整,接把力再大干。可是我没有!因为大家都知道,开河时间紧,任务重,我无法让工地上的知青们停下来啊!这些知青硬是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!艰苦的生活,恶劣的环境,磨练了知青铁一般的意志。多少年过去了,我真想大声地对他们说:对不起,我的兄弟姐妹,我欠你们一张病假条!

当年的“赤脚医生”
左起:毕鉴忠、许德芳、李云芳、何莉敏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