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茅山女知青》的故事

特约作者:毕鉴忠

        1976年的某天,坐落茅山最北部的纺工知青点出了新闻。相传有一个大记者要来采访,对这群百般无聊的知青来说,消息足足议论了好几天。当拖拉机把消息中的人物拉到知青面前时,与他们相传的完全不一样。首先他不是大记者,而是一个创作员,也不是来采访的,是来体验生活的。知青们不懂什么是创作员,也不明白什么叫体验生活,只要他是家乡常州城里来的,就全部懂了。但见这个长他们一辈的中年男人,每天与他们一起出工,一样在食堂排队打饭,而且很容易接近。最惊奇的是中年男人有架看上去很厉害的照相机,那是照相机很稀罕的年代,何况是在茅山的山沟沟里面呢,所以用惊奇描述当时知青的心理一点不过。知青们开始议论他会在什么时候拍照,荒山沟里有什么好拍的呢?终于在一个风急雨大的夜晚,中年男人带着照相机跟随知青民兵护林巡山,闪光灯像雷电一样在雨帘中频频闪亮。

        中年男人回城了,几天后知青们收到了来自常州的包裹,里面有他们的照片。知青们手舞足蹈,欣喜若狂。这时候他们才知道,这位和蔼可亲的中年男人叫耿荣兴,是常州著名的摄影艺术家,时任常州市文化局专职创作员,现在被摄影界尊称耿老。

        拥有一位摄影家拍的照片,对于知青来说,当时仅仅是种开心。40年后,照片中风华正茂的女知青已成为两鬓染霜的奶奶,“回首往事”的时候,这张照片就是她们那段刻骨铭心经历的记载,就是她们特定青春的证明,就是她们人生的陪伴与安慰。摄影的意义在于摄影家把瞬间定格为永远,而这个瞬间背后的故事与感动,将永远存在于这两个知青心中、共鸣于她们相同经历的一代人心中。人会老去,照片不会老去,耿老做到了;耿老拍摄的茅山知青中有几位后来成为摄影爱好者,他们秉承了当年耿老深入生活的创作态度,以及拍的照片一定给被拍人的良好习惯,因为,耿老是他们见识的第一个摄影家,模仿是人的普遍行为。大凡能够称为家,除了在专门领域有卓越成就,一定是这个领域理念、行为的引领者,这一点,耿老也做到了。

Close